業內人士認為,河南相關企業應該抓住契機,以時間換空間,加快轉型進度
  □本報記者萬軍偉
  核心提示|鐵礦石創下五年跌幅新高,石油繼續下跌,煤炭依然深陷低谷……原材料下跌令河南不少傳統產業成本降低;而隨著其向下游傳導,電力、鋼材等工業基礎材料的價格下探,對包括裝備製造在內的河南工業形成一定利好。
  但在相關專家看來,成本下降僅僅給企業讓渡了一定毛利空間,從本質上而言這僅僅是“節流”的一部分,企業可持續的健康發展,真正的推動力來自於“開源”。更何況,成本下降對很多企業並非一定意味利好,可能不僅造成存貨跌價損失,還引發下游更加激烈的價格戰。
  原材料大範圍下跌,河南重點產業成本降低
  儘管APEC前夕受到“環保門”影響,但安鋼發展勢頭似乎並未受到衝擊。
  11月27日,安陽鋼鐵和無錫華精、武漢尚瑞舉辦了三方戰略合作儀式。5年間,兩家公司用安鋼的硅鋼產品從不足2000噸到2015年的45000噸,成為目前使用安鋼硅鋼產品最大的用戶。
  記者註意到,連日來,從河南省領導、行業領導和相關客戶,不斷到訪安鋼。這家曾經遭遇巨虧的河南大型工業企業正在複蘇。安陽鋼鐵今年前三季度公司實現凈利潤5312.83萬元,同比扭虧為盈,上年同期虧損3.73億元。
  儘管安鋼脫困源於管理層的系統性舉措,但原材料鐵礦石成本的不斷下跌,成為其中的關鍵因素。安陽鋼鐵三季度財報也顯示,營業利潤變動原因,是鋼材毛利較同期大幅增加所致。根據Wind統計顯示,今年中期鋼鐵行業毛利率達11.31%,已連續四個季度走高。
  “過去一周內,進口鐵礦石市場持續下行,進口礦價再創新低。”12月2日,河南省鋼鐵行業一位人士告訴記者。數據顯示,11月29日,“新華-鐵礦石價格指數”再創五年新低。今年以來,鐵礦石價格快速下跌。相比年初,該指數今年以來已經下跌47%,幾乎呈“腰斬”的態勢。
  “今年以來,雖然鋼材價格持續運行在10年來的歷史低位,但鐵礦石、焦煤等占製造成本70%以上原燃料價格的跌幅遠遠超過成品鋼材的2至3倍以上,這對我省鋼鐵企業製造成本的降低和盈利水平的提高,起到了決定性的重要作用。”河南省鋼鐵行業協會有關人士說。
  本報記者註意到,相比去年同期,包括鐵礦石在內,石油、煤炭、天然橡膠等各項工業基礎材料成本出現大幅度下跌。從產業結構而言,河南鋼鐵、化工、電力、裝備製造等重點產業,由於各項基礎原材料的大幅下跌,正在絕地翻身。而電力、鋼材、基礎化工原料的降價,則進一步對工業製造起到降本作用。
  比如,受國際油價下跌影響,今年下半年以來,國內成品油價格一直處於下行通道。海關總署的數據顯示,從今年6月份開始,中國進口原油的平均單價連續下跌,25%的跌幅將使得中國2014年進口油價節省超過200億美元成本。從河南省來說,直接受益者是化纖製造業、塑料加工業、橡膠製品工業、建材業以及物流運輸行業等。
  跌出“黃金十年”的煤炭價格,深陷低谷。本報記者從中國煤炭市場網獲悉,11月28日,中國煤炭價格指數為137.3,儘管比最低谷上浮一個點,但是相比去年同期下跌19.61%。
  風神輪胎一位負責人告訴記者,橡膠在輪胎中的成本占比約50%~60%。今年以來天然橡膠的價格出現了持續下跌,近期更是創下了5年新低。風神股份三季報顯示,前三季度公司毛利總額實現了較好的增長,前三季度毛利總額達4.7億元,同比增長12%。前三季度,載重子午胎價格同比下跌6.6%,但是跌幅小於天膠、合成膠等原材料,這使得行業綜合毛利率同比提高。
  豫能控股儘管受到今年9月份以來的電價下調影響,預計2014年度減少售電收入4700萬元,但今年前三季度,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依然達到了9538多萬元。受益煤價下跌,豫能控股從去年開始,已經擺脫了以往的巨虧局面。
  整體需求下滑,難解市場之困
  儘管成本下調帶來了翻身,但是,由於市場整體需求的下滑,不少企業依然承受較高壓力。
  中國鋼鐵工業協會公佈的前三季度鋼鐵工業運行情況數據顯示,前三季度鋼鐵下游行業需求增長乏力。房地產市場持續冷淡,從新開工面積以及土地購置面積等指標看,房地產行業複蘇仍需時日;機械工業訂單增長乏力,存在下行壓力;汽車產量雖然保持增長,但主要用國產鋼材的自主品牌乘用車市場占有率持續下降。因此前三季度,鋼鐵業遭遇了宏觀經濟增速下滑與鋼鐵需求強度下降的雙重疊加,1至9月份全國粗鋼表觀消費量約5.6億噸,同比減少516萬噸,下降
  0.9%。
  顯然,“鋼需”不振的同時,粗鋼產量的持續增長造成供求矛盾進一步加劇,導致鋼材價格屢創新低。
  本報記者在採訪中獲悉,不少產業類似鋼鐵,儘管成本降低,但是並未解決市場之困。銷售不振、價格下降、市場拓展乏力、資金匱乏等成為不少企業面臨的普遍難題。
  “儘管生產資料的採購成本在最近一年內有所下降,也給企業讓渡出可觀的毛利空間,但是從本質上來講,這僅僅是‘節流’的一部分,企業可持續的健康發展,真正的推動力來自於‘開源’。”九鼎德盛董事長張保盈說,“更何況,企業發展所面臨的成本是綜合性、多元化的,原材料成本的下降之勢緩解了一部分成本的壓力,諸如人力成本、財務成本、倉儲成本等一系列的壓力並沒有因為原材料成本的下降而得到大幅減輕。”
  相反,在市場難以提供豐富發展機會的格局下,企業所面臨的生存發展壓力比之前更大。隨著經濟下行、需求不振和環保壓力的與日俱增,對不少河南企業的資源承受能力、技術創新能力提出了更高的需求。
  記者從省內一家電纜企業獲悉,儘管該企業生產成本下降,市場也有一定需求,但是遭遇了銀行抽貸,資金極度匱乏,開工嚴重不足,難以滿足訂單,遭遇發展之困。
  以時間換空間,“緩衝帶”提供轉型新契機
  在危與機面前,對於河南省不少傳統企業而言,成本下降帶來的生存境況改善,為其帶來了轉型的空間和契機。
  安陽鋼鐵董事長李濤表示,安鋼2012年陷入嚴重虧損、面臨生存危機,原因就在於經濟運行進入新常態的情況下,安鋼結構調整、轉型升級的步伐沒有及時跟上。今年以來,安鋼止住了“失血”狀態,生存危機得到有效緩解。在資金稍有緩解,負債率略有降低的同時,安鋼必須的節能項目、環保項目、冷軋項目都在加快推進。目前,安鋼正在大力推進“四大戰略”——即“服務型鋼鐵戰略”、“低成本戰略”、“多元發展戰略”、“國際化戰略”,推動企業快速轉型。
  “油價下跌造成烯烴、丁二烯等原材料價格下挫,這些都是神馬股份的初始原料,公司未來將受益於採購成本下降。”平煤神馬集團一位人士表示,“這對公司的轉型會起到助推作用。”
  本報記者從平煤神馬集團獲悉,在虧損低谷之後,該企業正在向高端化、專業化、精尖化方面轉型,在產業轉型中“突圍”。除淘汰落後產能、輕裝“突圍”外,該集團還設立企業研究院,與國內十幾所高校聯合,實施產學研一體化,研發高精技術,為產業轉型提供技術和項目支撐。今年10月,國家能源高效清潔煉焦技術重點實驗室落戶該集團,將研究如何提煉更多的高附加值焦化產品、如何降低生產成本減少污染等課題。
  事實上,成本下跌,對於部分企業而言,帶來的反而是利空。比如油價下跌引起通用化工品多數下跌,不僅造成存貨跌價損失,還引發下游更加激烈價格戰,甚至成品價格跌幅超過石油,相關行業盈利下滑。但對精細化學品、特種材料和專用化學品等會產生正面貢獻,因為其下游客戶相對黏性大,各自註重細分市場,需求波動較小,原料下跌有利於降低成本提升盈利。
  在多位接受採訪的人士看來,原材料價格不管怎樣變動,都只是階段性現象,能夠借助成本下降帶來的契機,推進產業轉型、技術創新和品牌價值提升等,才是企業生存發展的根本。  (原標題:原材料下跌紓困豫周期產業)
創作者介紹

story

fu27fuixo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